清明祭

一道光
我确信一抹抹青烟是抽象的断魂
隔世醉梦,陌客无奈看松涛
谁还记得骑过的马牧过的云
撑伞一腔冷,把十里望断
怎一番的千回百转,烟花仍旧高过了菩提
饮得迷离酒,天涯隔两岸
月光固有,而月色变节
挑灯看
华盖下再也没有冠冕的场景
更遥远的过去,只是一场浩大的白
 
(选自风起中文网,荐稿编辑: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