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语言里的故事

——浅评李浔《上海软糖》

锄禾日当午
移觉亦称通感,诗人的维度诗写值得称赞。文本引人入胜的地方,在于跳跃的思维与象征的构架。
读完全诗,能够轻易地感受与分清,诗人到底想抒发些什么样的感情,为数不多的字句里,只有一个“粘”可以称得上是移用,貌似还要上下文对照。
因此,这种诗歌里不多见的修辞,才轻易地抓住了读者的眼球,继而,才是对文本所呈现的意象的通篇地思考。
诗人的逻辑思维能力,从诗文中可见一斑,种种意象累积起来,表面上看是一种软,而实际上,与软对立的硬,应该才是诗人,真正想表达的。
由于一些业余诗歌作者在写作中,存在太多软抒情,隐藏了其故事性,阅读起来,不免让人直观地感觉,缺少生动,缺少客体上直观的认同。所谓灵魂的舞者,那也是对自身朦胧的一种批评。
不过,说到诗歌语言,其本身必须是分行文字。在散文基础上,浓缩的再突出,即使具有诗歌潜在的本质,严格意义上,类似散文的诗意语言,还是应该被称为散文诗的。
《上海软糖》虽没有太多取巧的地方,可唯一能够让读者认同的,还是其技巧。或许夹在生硬的爱情或是有所争议的所谓的暧昧的友情里的,是一份浓重的“乡情”。
延伸,即使不是那么刻意,诗人伟岸高邈的身形,也在故事中有所衬托。人生风雨,貌似,诗人一路走过,百味回转之余,“上海软糖”所指代的,与现在年轻人所热衷的,那是多么鲜明的对比。
不是诗意,抑或是对诗歌精通之人,亦不会在这么简单的意象上下笔,其可能代表的,有可能是未来诗歌的流行或是写作趋势。当然,经典,总是可以被认可的,像潮流一样,或是说,似诗人潜藏的信仰一样。
如“上海软糖”,只有嚼过的人,才懂那份心境!一如去年,我问在上海打工的兄弟,上海有什么特产,他就给我带来了一包“大白兔奶糖”。软糖,类似现在的QQ糖,我只所以感到不美好,是因为我参观过其制作工艺。
其诗营造的氛围与通感,确实是不可忽略,不过寓言家胡树花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任何事物一但身体僵硬,都会由生机勃勃,走向自己的反面。同样,胡树花老师还说过这样一句话:透过事物的本质去看实质。
我客观上认为,主观阅读,可能存在一定的谬误,其吊轨之处,在于人生阅历与个人喜恶的非二元对立。那么,本来不喜欢软糖的人,会问,软糖有诗人描述的那么优美与奇妙么?
我想说的是,这不是一颗普通的,市面上随便可以见到的软糖。“上海软糖”,其必要性就是其本质是好的,实质上,也只有“上海软糖”存在着,这种有所争议,而实际上是心理作用,产生出的,一种类似穿越时空的“口感”。
当我们把《上海软糖》与下半身诗歌,联系在一起时,奇妙的故事就发生了。这也是其先锋性,当然,我说的吊轨之处,亦存于此。从下半身诗学角度,探究这首诗,其直白之处,总还是让人耻于开口的。
不过,必须要谈一谈的,还是其诗学高度!

上海软糖
作者:李浔
我已记不得
你是怎样甩着长发
粘住了我的问候
甜甜的 比上海软糖
还要软的笑容
甜是味道的插曲
软是什么
是小羊羔想家的叫声吗
你应该是有秘密的
比上海软糖
还要软的秘密
我一直在嚼
牙根越来越软
剩下的日子越来越硬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7-4-2 19:10 )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