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和剑以及其他

书香
1
挑一个诗人的刺,实在是太容易了。和挑一个孩童的错一样容易。
个人觉得,用剑指一个诗人,和男人用拳头指着妇孺,没什么两样。
 
诗人掏出宝剑,是母亲切菜做饭,是爱;
用剑指着诗人,难免不让人想到“杀戮”“封杀”之类不好的字眼。
 
2
诗人对骂,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基于诗歌本身规律的辩论,二者本是一个阵营,所以彼此争得再面红耳赤,倒不至于伤及彼此的友谊,因为诗人的心胸本来要比较宽广才是;
一种是基于个人私愤,取的是敌对之立场,不惜以任何手段伤及对方,甚至以势压人人身攻击,或者一定要借到力以杀死对方才肯罢休。这样的双方,极有可能成为陌路。
 
而一个真正的诗人,肯定是只服真理不服权威的。除非权威拥有真理,那又另当别论。
 
对伪权威,一个真正的诗人肯定是不屑一顾的。
 
3
抢打出头鸟。以为和平年代,平民手里没抢了,但也许有人有,所以要保持警觉,和警察一起,维护自身安全,尤其是喜欢吹号角的诗人,难免首先中枪。
 
4
诗人们是一群介于疯子和天才、成熟和不成熟之间这样一群可爱的人。
如果他们再完美一点,就是哲学家了。
他们较真,认真,追求完美,爱好自由,喜欢辩论,充满斗志和想象力。
 
人类应该有一部分人飞扬在众人之上,这有利于人类更好看清楚自我的。
 
 
5
诗人爱潇洒,所以,大多喜欢以剑侠形象行于人世。
此举必招来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
所以,背着剑的,其实要做好也许会有对手的心理准备。
 
诗人爱女人,也很正常。一切美的事物,我们也爱的。何况诗人。
 
诗人走在时代浪潮前面,并不适合用“你发现问题你解决问题了么?”这样的话去质问他们。
好比一个哲学家,也许他打不赢任何一场战争,但是他就是站得比任何一个将军都要高,他才叫哲学家的。
太多的工作,不是某一个人的事情,是要很多人一起做才能成就的伟业。诗歌的繁荣就更是这样。
 
只有李白一个人写诗的唐朝,也许成就不了李白的。
得有容纳诗人展露潇洒的土壤。
 
6
每个诗人胸中都有火焰,特别青睐“剑”的锋利,以此来加强煮饭的火力。但也许有人会把这看成是纵火,其实是误会。
真正好的诗歌是不会摧毁一个人的人生的,而是建设人生的助推剂。这个也算是人们一直误会诗歌的部分了。
当误会成为潮流,诗人和好诗歌都无立锥之地的。
诗歌的复兴一定要有一个包容的土壤。
 
不误会诗人的时代,将会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7
用一个诗人的七情六欲来否定他的诗歌和他的人,和用吃鸡鸭鱼肉有罪来要求全体地球人吃斋一样,等于否定了自然规律。你可以不喜欢他的人,但不应该否定并阻止别人发自内心的热爱。一个诗人再有本事,也没办法强求读者的喜欢,这和谈恋爱类似,别人不喜欢自己,首先反省的应该是自己,或者自己不招人喜欢,或者自己选错了对象。
 
8
中国土地上,信仰的缺乏,不管你是否承认,都是个大问题。
信仰自由是一切信仰的最基础部分。信仰也和谈恋爱类似,要自愿,才可能被称为爱情。
可以囚禁一个人的身体,囚禁不了人的灵魂,就是这个道理。
让一个诗人小心翼翼生活的时代,是难以产生出好作品的。
思想的飞扬其实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可怕。
真正的艺术都不是噪音不是胡乱舞蹈,它自有其规律束缚。
一个好的时代应该让文学艺术独立,以使其到达它可以到达的高度。
要允许那些有志者超越前人。而不是一味膜拜。
 
9
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宇宙,他必然以自我为中心认识这个世界。
神性、信仰是让人可以超越自我的一个有效的途径,剥夺,是不理智的。
说写神性的诗歌的人是以神自居,也是没有读懂的缘故。
神性的作品,是一种对信仰的反思。是人与自然与未知之事物的一个直接而必要的沟通。
 
我相信,北极星那么闪亮,只是要为地上的人们指明方向,并非想要隐藏其他的星星。
 
8
要这样想,有人骂,某种程度上是对方认为你值得骂,对他自己有好处,所以,不要觉得受到伤害。
当一个诗人的美感还停留在表面,他或者她的鉴赏力并不值得推崇。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在乎和热爱。
不用过于担心,一个人对他人的误会,时间会慢慢告诉他或者她,要如何正确看待。
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的,现在的人说了不算。
 
9
请允许一个诗人背一把长剑,也许那是他作为生命个体最豪侠的梦想。
不要嘲笑一个小孩子的梦想,他会长大。
不要把诗歌整得像马路边的灌木丛,齐刷刷的。
诗海当如原始森林,接近自然本色是最好。
更不要逼一个诗人用剑做傻事或者做坏事,那不仅是他本人的悲哀,更是诗歌之殇。
 
10
用地位和成绩也压不服的编辑,我认为已经非常有胆魄了。算是亮剑之举。
服从了领导几次,也不是羞耻,因为天下的编辑,大多连一次不被压服的机会都没有给过自己。
 
11
发表,有那么重要么?要用剑指着一个编辑给你发稿么?
这么说的话,《散文诗》也要挨我的剑了,我给他们投稿,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只想,我的散文诗还不够好,要努力才是。
 
12
自然,被剑指着,也不完全是坏事,诗人们被剑指一下,会反省的。
诗人是一群自我教育非常自觉的人群,诗歌本身的规律会引领他们。
无需害怕诗歌的火焰会烧坏他们自己。更莫谈烧坏了美好的生活。
那是些可以为人类煮出精神食粮来的火焰,熄灭它们,有罪。
 
13
李白善剑,但是他没有战场。他把剑以诗歌的形式指向了云霄。写出了许多如“白发三千丈”这样的豪侠诗句,传唱千古。
一般来说,诗人和你较真,是正常的,你和诗人较真,你是不正常的。
你用科学去解释诗歌,就算是不懂诗歌了。
诗歌不唯心,是不可思议的,那就不叫诗歌了,叫科学。
 
14
一些成名,是一种自我牺牲式的成名,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也算是敢于上战场了。个人觉得对这种成名应该心怀敬佩。
在这些成名对立面的人,自我反省是优雅的,拔剑是幼稚的,拔剑还不如拔掉自己的成见。
一个歌星的成名和一个诗人的成名,待遇完全不一样的,一个获利从此变得容易,一个从此要承担和付出更多。
也许还预示着要接受误会非难甚至迫害。
做诗人有好结局的,找不出几个。
 
15
但是,诗人的真,是我喜欢的;诗人的敢言,也在一定程度上值得提倡。
被利用,有时候是价值,有时候是悲哀。
利用别人,有时候是别有用心,有时候也是一种艺术。
人写的文字有两种结果,要么为自己的生命增光添彩,要么自报家丑为自己脸上抹黑。
所以,为自己的文字负责,而不是由新华字典来为文字负责。不愿意为它负责,其实欲盖弥彰。
 
清者自清,不要小看了读者的辨识度。
 
16
所以,对于那用剑乱指的人,此文隐去其姓名,不提。
只提那个“刀砍不喊痛”的人。
剑指过来时,希望师傅你不仅打铁,也打一把剑。或者你自己就是铁打的,比较不受伤害。
所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拔剑去吧!我们只想看到更多更好的诗歌。
 
17
一个诗人当如泥土,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如果没有,就到诗歌里去取吧。
希望每个有梦想的人手里,都有一把神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诗歌评论,2017-4-10 14:42)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