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笔记(组章)

浮山雨
题记:浮尘终在月下息静;纸糊的窗格深刻家的图腾。
  
古镇南望
  
双溪河,一曲一折,由西蜿蜒而来。
一波一波,水的韵律,裹夹着水府庙的钟声,在出尘的空寂里泛着涟漪……
山口杏花如火,点燃纸钱纷飞。
听风清明,一丝新柳、一寸柔情。
在琵琶山上,遥望,热切的目光荡漾古意——
一只泊着的船灯,橘黄;
一条静谧的巷弄,幽深。
须晴日,白云兀自缭绕,青山自在静观。
拍额自问:我的梦,做到了哪里?
二三峰影清流,故园美丽如画。
  
 
乡魂在一枚叶子里蹲守
  
斜风搅动春阳,漩涡一窝一窝地生发野原。
面孔被照亮,楚楚动人。
踏阶走石,弹响空谷音符,向上又一层山崖——
翠绿举着无数双明亮的眸子,将生命一梯一梯地拔高。
轻捏兰花指,灵动在静海瓦蓝的时光中。
把粉嘟嘟的镀着初春的芽尖,都一片一片地请下枝头,殷实肩筐的日月。
再揉捻风暖,杀青筋骨,成就一首耐嚼的词令。
原来,乡魂在一枚叶子里蹲守。
聆听娘亲的呼唤,儿时的欢笑,就会奔跑过来……
顿时,情感就在一碗故乡的清水里激扬泛花。
  
 
故园曲
  
水还是那样子流动,不急不缓的,自由自在的。
河还是那样子弯弯绕,曲中有折的,折里有曲的,一弯弯一弯弯地抱着苇花、人家。
当年的莲花呢?当年的采莲女呢?
当年的优雅,当年的羞怯,哪去了?
鱼翔浅底,不择南北;
情随水走,悠然回旋。
独独着,料峭春寒,就着帆影醉酒,用黄梅的戏腔唱一首《故园曲》,被嫩柳枝儿扬起。
再对着旧色的月光,用老家的话吟诵: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夜听琵琶
  
是谁怀抱琵琶,拨响了夜色,破出满腹的心事,在失眠的皮肤上睁着眼。
声声铮铮,幽幽地滴下来,落在眉间,拧住我的心脏。
低鬟,嗅着月光回到故乡的臂弯,遥遥把我喂大的袅袅炊烟;
敛黛,牵着杨柳聆听故园的心跳,切切伴我长个的凉凉虫鸣。
潺湲乡水不寒,高挑路灯不冷,是因绕梁的余音,以熟悉的手法将之不停抚摸。
背诵耳熟能详的《清明》诗,仰望巷陌里寻常的窗灯,任那洇湿了的微风,吹醉梦乡。
杏花微雨,落红成阵,吻着村的梦路,我终在牧童的遥指中,再次踏响远行的脚步。
让最最芬芳的思念情节,又开始呈现于新的日子……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5 09:10,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