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低处为草

郑立
风儿歌唱,花儿摇曳,也是无垠的梦境。
在人间低处,草根钻泥凿土,为春雨筑巢,为梦想筑巢。
阳光明媚,月儿敲窗,风儿小小,这些都是那些身居高处的草,在阳光轩,在近水楼台,在捷足先登的明眸和顺水推舟的浅笑。
在低处为草,看得清人间低处的本色,包括阳光披风戴雨,月光仗剑直行,星辰吟风弄月,都在仰望和颠倒的崇拜里,蓄积从绿到黄,到枯的一生。
发号施令,飞扬跋扈,这些高蹈的词语,走出了低处为草的语境。最终,还是在低处,瞩望人间高不可攀的天空。
 
花的艳丽,水的叮咚,山的威仪,这些可望可及的秘密,也会被低处的草,所拥有。
但不会被打开,不会被亵渎,不会被贩卖,更不会被顶礼成一种疯狂的祭献。
在低处为草,草根必须书写铁血。生命书和时光书,在不同的版本里,演绎草色的历史。因为低处,才有了高处。因为高处的高,才有低处的低,一切伟大的起点。
从高处到低处,从低处到高处,在严阵的对峙,一棵草,可以用另一棵草传递心音。但互换不了眼睛,互换不了灵魂。
这是草的宿命。野火焚燃的时候,风可以举起暴动的义旗,颠覆低处与高处的距离。
 
在低处为草,最辉煌的一页,是磨砺草根,在草根的痛楚,挺出内心的坚韧。
在低处为草,最辉煌的一天,是高处的草都垂下了高贵的头颅,低处的头颅,毅然高高地挺举。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8 10:58,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