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桃花源

田淼
我从春天来,试着将你一节节打开,像打开一束束幻影,真相一节节露出来。
亲近历史的浪漫,梦如伞,田园如歌,落英缤纷,在史签中坦露笑容。
秦汉时的村落,囊括了所有的情愫和理想,但农耕生活还在呼唤愿景。
无法颠覆的祥和之光,它开始产生摇晃,许多竹篱隐逸的成份逐渐稀少。
 
鸡犬相闻还在,倾听的耳朵还在,而曾经的高雅却早已还俗,只留给人隐喻或者自由。
风雨并肩着走,日月并肩着走,秦汉时的幸福有些眩晕,叫人难也回想起原貌。
在武陵的山水中,魏晋清晰地走在前面,像一面旗帜一样受宠若惊。
梦如伞,田园如歌,菊花与酒依然振作,共护万姓景仰的风骨。
 
在桃花源,诺言是最难信任的污点。
从前的来路上,一个个记号像一记记耳光,重重地打在食言者的脸上。
食言者无法回过神来,他在私欲中犯错,只有太守独自清醒,因为他记恨虚无。
时间描摹着现实,它粉饰一个朝代的烟火,甚至还想将虚无的火种摁灭。
 
遮挡桃源的面纱是神秘的,如壳,包裹着千古荒诞之谜。
桃花是梦里的现实,在三月的艳阳中嫣然夺目。
络绎不绝的人流,泛起波涛,淘尽了多少深思与悲叹。
书写者不痛不痒,沉思者自说自叹,桃花源自设迷藏,自视清高。
 
独自寻找桃花源,或许会在途中病倒,梦想还会委落一地。
然而,不断朝前走的人,会离花香最近,梦离桃源也会最近。
逆向而行者,即使意志如铁,也会在风口浪尖上折戟沉沙。
寻找桃花源,最好在阳春三月,因为阳春三月的梦质地最好。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5 21:53,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