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蛾子的幸福

李明春
一只蛾子,没有作茧自缚,一只蛾子,身子在书页间,头在诗书外面。
一只蛾子,半截身子,紧紧地贴在书页上,一种五体投地的样子。
 
一只蛾子,身子贴在书页上,像脐带连接着母体。
一只蛾子,没有被书香所累,一只蛾子,来往于书香之间。
 
一只蛾子,不能因为书香而死,一只蛾子,不能因为书香所困。
一只蛾子,再一次动了我的,则隐之心,像书香是我灵魂的营养。
 
我想,一只蛾子也需要衣食住行,一只蛾子住在了一本书里。
可他不仅仅需要书香,他还需要食物,物质的食物,只是为了维持生命的,
 
存在,绝不是为了一种奢侈,一种炫耀,一种浪费。
一只蛾子,需要呼吸,需要消化,需要排泄,一只蛾子,居住在一本诗书里。
 
一只蛾子,为了活下来,我给他为苹果细小的颗粒,是被一只小勺子,少少的,
刮下的,只有几粒麦子那么一点儿,我放在了他的嘴边,像小时候母亲把乳头,
 
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发现他在吃,他的嘴在动,一种吮吸在顺畅地进行。
他有些鲜活了,后来我还给他为了水,像我小时候发烧时,母亲在一点一点地,
 
给我喂水,小心翼翼的,我很自信,我很欣慰,一只蛾子,在我的精心护养中。
一只蛾子,身子紧紧地贴在一本诗书上,化为了向往诗书的标本。
 
一只蛾子死了,我想他是幸福的,他喜爱诗书,在诗书中,做了标本。
一只蛾子是无怨无悔的,他获得了人间的关爱,人间的甜蜜和亲情。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2 21:37,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