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微尘含笑
1.
风拍打着窗棂,门咣当一声打开又合上。是风,还是风。
水憋在水管里,水龙头用力保持着内心的平静。
一面墙用白色的背景掩护一次又一次幻像,平安撤退。
镜框里的人走下来,不声不响做着该做的事,又熟练地回到镜中,微笑。
房顶成为一个人另外的空壳,清明的雨敲打着,像敲打一个打不出字的键盘。
滴不尽的更漏,深一脚,浅一脚。
 
2.
天地间忽然裂开一道缝!
亮了!亮了!天地清明
昨日重现!
那么真切地看到历史的一幕一幕
看到血迹,伤痕,飞着的子弹。
不管怎样,我们坐在一起吧!坐在一个圆桌上。
吃一盘战争与和平的小菜,喝一杯相顾无言的酒。
我与你融合成一个人,瞬间我的身体里装下了整个人类。
我的你,你的我,在一首小诗里难解难分。你破碎在我的血管里,生命里,又在这瞬间聚集!
生命从来都是无数生命的组合。
 
3.
昨日重现!
昨天叠加在今天,是多么厚重。像一个人翻来覆去难捱的失眠,像一根针瞬间将纸页扎透!
果实回到根部,花朵回到泥土。
鸟儿穿越时空,从天外飞来。意念的羽毛在春天飞舞。
生命在雨滴中找到生命之所在,穿越生死的距离。
真正的生命没有死,只有接力。
 
4.
可否在含泪时回头……
回头看远处的油菜花盖过头顶
回头看麦田碧浪翻滚
回头看万紫千红的春天彩绸一样飘舞
消失又重现,穿越梦境遍洒种子。
所有记忆深处的,都是不需要你记忆的。没有负累,只有爱,雪一样纯洁,融化在泥土里。
手心里有个字,潮湿,温暖,我爱的人都能住进来。
我赤裸着,不敢妄说一个字。在天地间敞开的缝隙里,通透,明澈,残缺的身体一点点变得趋于完整。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3-31 21:10,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