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

蓝狐
一个轻易就会勾起思恋的时令。
不只是因了风清景明,不只是因了桐花熏染了旧梦,不只是因了刚刚的一场雨过,彩虹悄然勒紧了那道系心的绳——在山外的山外的山外,你的归期,早已化作偶然自此经过的风。
乍暖还寒。不是相思太浓抽离的那一丝冷。不是昨夜梦中的一场拥抱,醒来竟已转瞬虚空。不是我站在山岗上大声地呼唤你的名字时,回声顷刻喑哑,泪珠俱已成冢。
我想你时,已没有你为我撑起梦境的穹窿……
 
春也瘦。谁忍心为无尽的追思吐两点嫣红?
绿也嗫喏,含在总想大哭一场的口中。像是你一直一直没有回复给我的告白,如今已成为这世上何其温暖又冰冷的秘密,被永久地尘封。
只是我无需开启,皆因心早已贯通。
纵是阴阳两界,仍可以托付彩虹——
只求能为我捎个话去:
真爱无界,此情生死相融;
风清景明,春深更待花重。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6 00:33,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