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夜路

白堰塘
小时候,没有几个怕走夜路的。不管是崎岖的山路,还是窄窄的田埂;不管是月光下的乡村,还是锅底下的旷野。我们这群乡下孩子,照黄鳝,捉萤火虫,夜行军,打夜仗……坦然穿行其间。
比如,去村外看一场坝坝电影。我们时常穿田野,过密林,翻山冈……往返一二十里。不用火把,舍不得,耗油。当然,也没有手电。我们有的,是一双好奇的眼睛,和一颗快乐的童心。
有时看了反特片或鬼片,我们便大声唱着歌,一路匆匆往家赶。心里没了恐惧,顶多有几分紧张。那滋味,仿佛嘴里偷偷憋着一块硬糖,不敢吮,但是,甜味一丝丝缓缓滑进心里……
现在,人大了老了,灯火也多了,夜也不那么黑了,我却越来越怕走夜路了。
在城里还好说,有一盏盏的明灯导航。
可在乡村,当你置身于夜幕下的田野,就心虚,眼睛也不听使唤,像蒙了一层黑布。别说在高一脚低一脚的田埂上走一程,有时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9 20:59,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