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片憨厚的土地上

北城
就是放不下这片憨厚的土地!
淙淙的清水河,流过童年,淌过锈迹斑斑的往事,被这两岸的春色染透,涓涓,流进一幅泼墨的故乡。我一生的风景。
一枚被遗忘在乡间的文字,在奈曼草原呼麦悠长的尾音里,找到了一路通畅的语境。
锁住这段时光。芳草连天,这春,是一枚十足的动词,赶走孤寂。这绿,肆无忌惮,不想说醉……
 
把往事放牧在这四月的风里,记忆阴沉,莫名的酸楚藏进风景背后,至少保持了几十年。
那时,胡硕庙苍凉的钟声,明灭着酥油灯下叹息的日子。嶙峋的笔端描摹着阔绰的明天。仰望,虔诚。目光,深邃而辽阔。
清贫的岁月里,日子瘦成一张薄薄的宣纸,纸上几枚骨瘦如柴的文字爬上树,墨迹未干,折下青涩且最美的时光。
不忘初心,在时间的残骸里,尘埃中的那盏灯下,一纸楚风汉韵读到黎明……
 
窗外,桃花微雨,淋透了田园诗意。醉卧花丛,用尽全部假设,问前世有怎样高烧不退的缘,才使今生相思红透……
入夜,月弄柳丝,缠绵。几声鸟鸣跌落空谷,回音千里,思念,不说破。
把纵横交错的思绪,放在今晚这皎洁的月色里,绣一朵桃花,别上发间,然后,真实地活成自己……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2 20:29,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