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六首

王小妮
怎么看都不像匕首
 
月亮意外地把它的光放下来。
温和的海岛亮出金属的外壳
土地显露了藏宝处。
 
试试落在肩上的这副铠甲
只有寒光,没有声响。
在银子的碎末里越走越飘
这一夜我总该做点儿什么。
 
凶相借机躲得更深了
伸手就接到光
软软的怎么看都不像匕首。
 
 
当空的鹰眼
 
那个好久都不露面的皎白的星体
忽然洞穿了夜晚的一角。
 
天光下正交谈的路人
嘴里含满快落下来的珠子。
浮淡的光泽扑动着
嘤嘤的,好像是佩着玉带的唐朝。
 
我要一直留在家里
留在人间深暗的角落。
时光太厚,冬衣又太重了
飞一样,倒换着放帘子的手
遮挡那只当空的鹰眼。
 
 
月光使人站不稳
 
海正在上岸,盐啊,摊满了大地
风过去,一层微微的白
月光使人站不稳。
 
财富研出了均匀的粉末
天冷冷的,越退越远,又咸又涩。
那枚唯一升到高处的钱币就要坠落了
逃亡者遍地舞着白旗。
 
银子已经贬值,就像盐已经贬值。
我站在金钱时代的背面
看着这无声的戏怎么收场。
 
 
白动物
 
月亮凑过来
门前的软毡上
一条白狐狸的皮。
 
隐藏得很好
装死也要装得逼真
多少人进出,它动也不动
踩它碾它都不动。
 
看上去多温顺的动物。
鼻尖发凉,影子刚涂了毒
伤口流着白
漫山遍野毛发重生
它活着呢。
 
 
含着
 
被含着
很直的云彩像面条
后来散开了,又像膨开的旗帜。
不管怎样,云彩都要含着今天的新月
它们喜爱那块糖。
 
失眠的晚上,看着表针跳到第二天
终于最先看到了未来。
 
月牙在下坠
山谷中显现一拨穿黑袍的死囚
糖块忽然掉了,忽然发现前面是座牢狱。
不是人人都想被含着
紧抵着的
那是一把弯刀。
 
 
我的光
 
现在,我也拿一小团光出来
没什么谦虚的
我的光也足够的亮。
 
总有些东西是自己的
比如闪电
闪电是天上的
天,时刻用它的大来戏弄我们的小。
 
这根安全火柴
几十年里,只划这么一下。
奇怪的亮处忽然有了愧
那个愧跳上来
还没怎么样就翻翻滚滚。
想是不该随意闪烁
暗处的生物
还是回到暗处吧。
 
王小妮:诗人、作家。1955年生于长春。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著有诗集《我的纸里包着我的火》、散文集《手执一枝黄花》、小说集《1966年》、非虚构作品《上课记》等。
 
(选自《永顺人生》微信公众号2017-4-13,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