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蝴蝶

张琳
因为春天,我再次相信了人间的奇迹。
不是神话的爱,不值得你忍痛化蝶。
整个春天,我都在一张旧信笺上
为一些眼巴巴的汉字衔泥筑巢。
我写下爱,爱并没有来
我拒绝写下疼痛,针尖却装作花朵绽放
在翅膀大的心上。
我写下这么多的诗句
仿佛密集的雨点
落在暮晚的小提琴独奏中。
独自起身,来到月亮下
我还看不出花非花、雾非雾
我还真的不能在一片月光中
映照出我、非我、非非我三张幻象。
有风微微晃动我眼中的黄手帕
似乎一片千金难赎的叶子
要重新回到一棵古老的银杏树枝头。
我用诗笺亲手折成了一只纸蝴蝶。
我想让它带着诗句在尘世低飞
不入天堂,也不坠地狱。
我想让它带着我
从一条河流的源头来到大海。
春夜长如一次日出
一只蝴蝶会梦见涅槃成我,举案齐眉
开始生,开始活,我相信
一只蝴蝶的梦与我的梦
只是一粒星光
在河畔林间小径上的一次短暂往返。
我们仅仅是在行与飞之间
互访了一下彼此的命运。
 
(选自《中国当代诗歌选本》微信公众号2017-4-5,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