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

桴亘
在蓝绸缎上飞翔,身下
林木如蜻蜓、如池水倾覆于我。
 
清风、日光,突如其来地晃荡,
让我幻化成了人形。
 
学习烧炉火、端茶,甚至还要
强撑笑靥。做个让人适意的喜鹊丫鬟。
 
也有快乐的日子:撷茶、听戏;胭脂有甘草的甜。
我尽力按住体内欣喜的翅膀,如缤纷的雨。
 
衰老的日子很快,仍旧依从喜鹊的速度,
脸颊渗出的老年斑,是欲坠的姿态。
 
黑夜是可怖的:一把多齿的锁
旋不开呼救的通道。
 
我熄灭了如豆的灯火,窗外的野径
分岔如翻飞。
 
体内欣喜的翅膀破茧而出。
我尽力按住再也无用的手臂,如缤纷的雨。
 
(选自《ParaMusie》微信公众号2017-3-30,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