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的生活

亘亘
后来,
去弘福寺烧香,
是想找人看看,
我俩的命运会不会比上一次
好一点。
 
这个年纪的人,
你像花一样开到了尾声,
作为男人,我身体内部的枝丫
它不敢折断。
 
后来,
月亮从出租屋的窗棂上升起。
生活赋予潮水般的黑暗,
正从我们的身后悄悄涌入。
 
(选自《海子诗社诗歌》微信公众号2017-4-4,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