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

潇涯
黑天燃烧起雪色吞下秋风,情何以堪
这最后一片晨霜,凝结遥远
梦一样地离开,背负九月的拂晓心如刀割
遥远将至,大河两端冲走故乡旧日暗
月光来临前百尺墙壁抚摸成红色流入肌肤
如何是佛祖西来意
赤裸的土地喝醉于西风和烈马无尽迟疑下
慈悲了眉目,满眼山川坐落肩上
一念之间,一夜之后,一面之缘
 
(选自《黄河文学》微信公众号2017-3-29,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