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问题

李海泉
再也不去城里了
她在阳光充沛的地图上
寻找彩扎铺的丫鬟
 
法国式的爱情电影里
停止流泪
心脏  成了她眼中多余的器官
 
再也没有什么更悲伤的了
 
她静静躲在白色的纱窗后面
听着体内
早已没了书信的瀑布
 
(选自《空山诗社》微信公众号2016-12-26,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