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路客

齐新光
在这明媚的江南
有居士清茶一杯,有幽人古琴一阕,
我铿锵的马蹄踏过,
这一路上谁为我引杯添酒,谁伴我执手向前,于一生半载中等待,
于摩肩接踵中错过,
这是听任于自然,还是执着于孤独?
 
花开一春,人活一世,
有烈士悲歌一曲,有道长舞剑一回,
而我浊酒千壶,肝胆碎裂,
那断臂不语的千年佛像,
仿佛在告诉我与其做个痴心的有缘人,不如做个无情的
过路客
 
(选自《赤潮诗社》微信公众号2017-4-6,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