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宴

何拦伟
是白色的,白色的鞋
白色的帽子,手持白色的花圈
将心情染成头发的颜色
2月14日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故意的安排
一个白色的情人节,白色的春天
一个儿孙满堂的女人
死于沉寂
一定是我的耳朵私藏起了声音,不然
为何我竟听不到,一个人为之哭泣
或许真情曾经流出来,欲望将泪水化作
白色的云碰到白色的墙壁
白色是今晚的颜色,不为真相而来
丢了明月的村庄,一颗星滑落天际
这让我想起死神
一手拿不,一手拿福
幸与不幸,一字之差的命运
让我从珍想到了惜
 
(选自《新华文艺》微信公众号2017-3-20,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