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爱

北地
现在,我爱上了窗户
夏天我看到过午后的彩虹
夜里有小城的灯亮起来
等到一切都坐回暗中
滨河路上零星的车灯扫过
仍旧不能抚平河流离开
的声音,我钟情于那刻
在一片漆黑里极速的反光
所显现的身体于光阴里
是一整条波浪,在动摇。
 
(选自北地的博客,荐稿编辑:特爹)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