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刘海潮
汴西湖,与你厮守如初
 
一念,仅仅一念,汴西湖
风沙隐退,树木葳蕤。回首之间
就露出凸凹的白,露出十万颗阳光
十万匹骏马,十万朵打开的绿
往事深埋在你我脚下,深埋在水的那头
 
时光叮当作响,脆生生的敲打木鱼
没有船舫,水草,红蓼,沙滩,甚至没有
隐喻和语言。我与你匆匆赶路
匆匆赶过四十八圈年轮,和年轮
映照的桥梁,湖水,流动的茫然
 
六千亩水面与我何干,橄榄城西湖湾
与我何干。我只想打开一滴水珠,打开
眸子里滑落的那滴水珠,与你厮守
厮守这涟漪,这草木,和这一眼望不到的边
 
 
临湖而居
 
那么,临湖而居或是退而结网
 
沙滩是命中注定。眉心的痣
推不开鸥鹭,流云。百步之外
一遍又一遍,环湖的饥饿时断,时续
时隐,时现。35,或者36
三楼,或者五楼,一切隐匿手心
 
那么,临湖而居或是退而结网
 
最后一条路通向湖心,通向十指
斗和簸萁瞬间转换,瞬间
湖水经纬颠倒,黑白轮回
三个月,三天,或者更短
短过一滴水,短过沙的缝隙
 
那么,临湖而居或是退而结网
 
临湖的窗子都被视线钉死
光在抗争,撕裂,渗透,而又无奈
抓一把风取暖,风已打成死结
鱼自由地从网中穿过
只一下,就击中我的命门
 
 
环湖,我慢慢走
 
环湖,我敲碎骨头脊髓,放低姿态,打量
许多微小的事物、卑贱的生命,打量
没名字的草木、落叶、沙土和尘埃,打量
蚂蚁、蜗牛、遗落的鸟蛋,刚拱出地面的
爬叉,打量簪子、布鞋和一路的鸟鸣
 
弯腰拾起脚印、水滴、露珠,拾起
翠绿、深红、淡黄,拾起
年轮、树茬、纹路,正反两面
甚至拾起笑靥呢喃声音和叹息
拾起汴西湖的身后,和远处
 
光芒穿透楼盘、塔吊、安全帽,穿透
地心与湖面,沿指缝发梢鼻尖
流淌,一霎那,落满唇齿之间
 
环湖,我慢慢地走,慢慢地看,慢慢地
倾听、收拾和打量。看一湖光芒
是怎样,以平视的角度,一点点温暖
我的触角,温暖我的眉梢和仰望
 
刘海潮,男,1967年10月生于豫东一个没有葡萄的葡萄架下。1982年在开封地区文联《中岳》杂志发表处女作,之后有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人民日报》等。诗歌《船过黄河》曾获第一届河南省艺术节诗歌大赛一等奖,散文《风雨古马道》被收入高中校本教材,作品曾多次获奖并入选多种选集和年度选本。著有诗集《我是你梦中的东京少年》《葡萄架下》《谁领我走过那个村庄》《黑里河》《黄河最后那道湾》等7部,主编“汴京诗丛”20部。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河南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开封诗歌学会会长。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