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鸭湖日记(组诗)

张孝杰
迈腾歌唱着爬上坡去
 
滑过白杨树和冒烟的阳光
堤坝上,垛口用不着望眼镜
就能眺见村庄和革命
一把铁锹挖一个湖
“那是真实还是梦境?”
鸥鹭在宿鸭湖的风中飞成鲤鱼
此时,皇帝、飞鸟、垂柳同属一个灵魂
甩掉身体里的惯性,新的楼群矗立
远处,洗过的衣服像蝴蝶
振翅蓝色空气
蝉鸣携带剃须刀,停在犬吠的上空
花生在泥土里踢脚
杨树叶展开发育不良的翅膀
在电线里飞翔。工业园区
烟焚烧树林的秘密文件
一片濒临死亡的老槐林中间
腐朽戴上树脂的眼镜
察看蛀虫写下的留言
秋天用一群白鹤抑制黄昏
你的白衬衫闪着水光
塑料袋、餐巾纸、卫生纸
随时在湖水的亢奋中呕吐
水文站深陷在死寂里
轿车和人流僵硬地移动
湖槽里,防浪墙冲刷惊恐
仿佛陌生的思想,闯入它们的别墅
生活在庞大的水晶里
大花鲢或缺了自己声音的沙哑
丹顶鹤如此轻声细语
暗示你闭上嘴巴,看
钓鱼杆提炼碎银子的技艺
我们于与手的相遇是通俗的,目光
在盯紧蜜桃尖上的一点红时
候鸟又完成一次迁徙
而你依然停在湖心岛的芦苇荡里
王维和艾吕雅继续交谈
神秘,端掉一窝马蜂
天空的窗缝里都透着光亮,羽翼纷飞
 
上帝蜷缩在黑暗之中
 
 
清晨,骤雨初歇
 
清晨的天空忙于投递它发光的明信片
 
云霞闪耀,重负减轻
天上的陶瓷,有着易碎的蓝
 
人流如潮,风轻柔地吹动一辆童车
阳光像蜂爪上的花粉沾满衣物
交通灯垂下眼脸
 
大地是通往天空的一道陡坡
清新的空气在肚子里放大光明
抛出酒杯里的烈焰、硫磺、热风
我飞翔,划过一道弧线
穿过宽银幕的夏天
告别秋葵气味
 
特朗斯特罗姆触摸某个密码
墙打开,波默的花园呈现
开启的窗户
和清晨告别的信件
停在树梢
 
闭上眼睛
巴拉基列夫乘坐沙皇的马车
擦过叶芝的樱桃树
 
 
不安
 
灰色的公交车载满老人和小孩
给那个中年人拍照,他一直跪着
向塑料盒里的硬币磕头
身旁,妻子奄奄一息,居住在海底
 
一队广告旗飘过来
“总裁来了”
分散鼓楼广场的注意力
 
红色的抓机占领了贫民区
衣衫褴褛的音乐家
与刺猬,躲在萨克斯管里
蚊子在稗草上飞来飞去
宣扬:夜里的烂蜜桃出了什么事?
天狼星袭击灯心草的黎明
 
飞蛾抖动路灯下的墨水
写下花哨的赞美诗
宣布天使死亡
 
广場上,藏獒和宠狗来了
我们咬着指甲,匆匆忙忙
结队回家
 
穿过一条寒冷的走廊,我收缩
祈祷覆盖白色花粉
 
八月的石榴裂开水晶
鸟鸣被露珠洗掉惊恐
阴雨天,这个时代
你担心抑扬格的扁平
乳鸽的勇气
沿电线开始一次旅行
白雏菊打开上帝的雨伞
天堂呈现,波默的花园
带你避开危险,并重新拥有
倚天剑、竖琴、李白的旷野
 
应海浪的约定,整个下午
我都在与斯马特交谈
打开身体里的浪花
鱼在太阳系里游动火焰
熄灭黑暗,缠绕新生的躯体
 
盲者的眼睑布满睡眠
上帝将其抛下深渊
 
张孝杰,男,汉族,1970年7月生于河南省通许县一偏僻村落。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已创作诗歌手抄本14卷,曾获得全国首届“当代文学奖”金奖、首届蔡文姬文学奖。倡导超现实主义纯粹化高难度的诗性创作,坚守母语和国际语境下的大视野阅读,喜爱音乐和绘画。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