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纳兰
盛宴
 
他们看我卡在沙漏的腹部,进退失据。
在人间行走就有不能流沙般柔软、弯曲的痛苦。不是从这端到那端
也不是从树根到树梢。
树荫为繁茂分封领地,我的肋下只裹挟了风。
不必洋葱
急于用减法自我剖白。
也不必坚果
羞于大摆仁的盛宴,词的盛宴。
在年轮的水域里,
我只管用霜雪荡起孤舟。
 
 
接骨木
 
为了避免当局者迷
只能跳出来。棋子代替火车欲行不轨之事。
 
在阿尔山,只想流淌
“不冻河”一样,不为外物所动。
 
愈发刚硬如龟背岩
可以被马踏,被针扎,但不被收买和网罗。
 
唯有接骨木唤醒并医治我骨节与骨髓间的伤痛。
唯有马头琴里的雨声还在嘶鸣。
 
这次我不劈出接骨木体内的十字架
只想乘桴浮于海。
 
 
燕尾蝶
 
蒲公英的剧场簇拥着众多的耳朵
风在传道。
蝴蝶是外邦人。
唯有狐狸不可信任。
人散后,一个十字架就可以让教堂覆盆子一样
丰满。
燕子把燕尾服移交给燕尾蝶
像是脱去了尘世之重。
 
纳兰,本名周金平,1985年生,现居开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作品发表于《诗刊》、《青年文学》、《诗选刊》、《诗林》、《北京文学》等刊物。著有诗集《水带恩光》《执念》。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