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智啊威
黄金
 
悬空的尖叫引来双腿
向阡陌致敬了五十年。
晴朗滚下来,哮喘病
年复一年,年复一年
在六月封存。田野上
啤酒父亲,变蛋二舅
连带厨房咬紧的母亲
正忘情地,忘情地
游走在黄金的爆炸中
 
 
婚姻生活
 
被掏空的,何止是旧货市场?
从绝经的农田到客厅,羞耻的
部分,被轻描淡写。而那张
丢舌头的婚床,正想象着,另一具
健美的身体——在另一个,濒临
崩溃的油盐中,赞美着妻子的
情趣内衣:是生育而不再是生活。
当廉价的山水,被拿出来煎炒!
渴盼新的美味,促使他
告别酒,告别公有制嘴唇,
从新开始,填写入党申请。翻出
箱底的西装,找回失散的皮鞋
无视艳情小街。准点回家
对妻子说爱,然后,在凉拌的
新闻联播中,和她一起:
“陷入一场,对祖国旷日持久的潮吹中”
 
 

 
掌控的掌纹,囚禁流水。
在鹤起处,波不再波动。
空留湖,饕餮暮色。
走过去的还会回来吗?
路虽漫漫,又何必辜负
一片湖的用心。
何必辜负“这风景与人的
断肠关系”。
 
智啊威,1991年出生,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5月获复旦大学“光华诗歌奖”,2014年7月获首届“元诗歌奖”。同年,作品在《诗刊》第二期,《诗林》第五期发表。2015年有小说,诗歌在《天涯》《西部》《延河》《诗林》《诗歌月刊》《散文诗》等刊物发表。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