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曹文生
一群赶路的乌鸦
 
在七月,一群赶路的人
和一群赶路的乌鸦,都寻找
滴水活命之术。
乌鸦喝水,是一千多年来
最旱的念头。喝水的鸟
一手执白石,一手执黑石
在瓶口处穿梭
也许,大旱之后
便是大洪,便是超度的道场
修心,保持善念
关心蔬菜是否新鲜?
关心卡在喉咙里的刺
是否刺疼一些权力?
关心留守村庄
是否还有学校,还有担大义的
先生?
把灵魂交给上帝
肉身只是受难的草木
躲在雨后之人,多像历史教课书里
那一串排列组合的文字
安静,贫血。
却又透着戏弄的荒芜。
 
【2016年,是个灾年,先是干旱,又是雨水成灾,湖北、 邢台都发生了水灾,以此为背景】
 
 
七月,唯有土地收容
 
那些散养的水,隐于无形
教科书里,对此几近赞美
开篇,便如是说:水是生命之源
一滴水入肠,繁衍了
制度、思维和行动
岂不知,水在云的体内
蓄谋一场起义
随时准备屠杀人类论证的伪科学
它们的口号是:
交出粮食,交出河流
交出村庄,交出灯火
交出一切善良修建的寺庙
在七月,河流沿指南针的方向
曰北,曰南
报纸曾曰:此地安,易居
祖国营造的和谐,被一场突袭的大雨
冲毁,言论猛于虎
比虎更猛的,是云层和堤岸
是刨食的草民,被河水送进坟冢。
 
 
钥匙志
 
先于人,归来的
是一把把陈年的钥匙。客居外地多年
它们依旧习惯当地的口音。
 
这把钥匙,带出伦理的朝拜
那把钥匙,淹没在风吹的空洞里
 
这些细微之物,硬生生地
把一个住满人的村庄
锁成了一个个坟墓。
 
树木是墓志铭
野草是柔软的悼词
剩下一些空巢老人,像守墓人。
 
曹文生,1982年生于河南杞县,现居陕西洛川,喜欢在文字里寻找生活的温度,作品散见《作品》《山西文学》《时代文学》《奔流》《岁月》《红豆》《东京文学》《延安文学》《星星》《河南诗人》《散文诗》等杂志。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