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赫敬渊
雪落天井院
 
一阵寂静的喧响。黑暗
砸进天井院。
 
灯光冲破玻璃
夜的视网膜有了倒影。
推开门
一片硕大的雪花
击中我的头颅。
 
天空用墨色冶炼虚无
雪在咆哮里闪烁
——这锻打的火花。
 
头颅内的雪不会熄灭。
 
舌头躲在口腔里
那里的温度和思想相仿。
 
 
雨期
 
我战栗的手指让一朵玫瑰游弋
于护城河左畔的眉梢。那里风紧紧
挽住城池的腰身。用发根推演
 
和平的后果。在封闭的胃里研磨
炸药。乌云把黑摆得很低
挣脱困于樊笼。先放出一些蚊虫
 
拯救饥渴的草。它们的细足
给夏天分行。一场雨的慌乱
或暴动,就要来临。谁来吟诵
 
一句干燥的蝉鸣?在雨声里遁入
虚无。思想的枝杈凌乱着
把细节逼疯。我铺下整个草原
 
迎接雨水。天空像个巨大的滤嘴
我没打算躲过它的射击。除非
你来临。我将推迟我体内的雨期。
 
 
乡村的年
 
仍是一个个代价
点亮生活的光。我愿
每一个目的都散落成
乡野的绿。
每一个欲望
都瘦成火焰。
年的肋骨越发不清晰
只有雪后的农田甩动发辫微笑。
砖瓦站在屋顶
抖动脂肪。在
被窑火炙烤的年代
他们的骨骼仅仅用来吃苦。
而我仍想像麦苗那样
痛饮雪酿的美酒。
像飞鸟那样接近诗歌。
当落日蘸着暮色
被村庄吞咽下去。
 
赫敬渊,男,1988年6月生人。河南省开封市通许县人。开封诗歌学会成员。汴京诗群成员。初中时代开始创作诗歌。一直以来对诗歌创作有着高度的热情和不倦的追求。有诗歌作品零星发表于《中国校园文学》、《大观》、《河南诗人》等刊物。追求诗歌创作的愉悦和诗歌阅读带来的灵魂洗礼。现为一名中学语文教师。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