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李浔
长江野史
 
不要再说源头了,巴颜喀拉山已没有尊严
雪已不多,金山已秃,日显见老
牦牛在怀旧中奔跑,那只藏玲羊
望断长江,恋爱无望。
没有比顺流而下更直接了,先贤的那些弟子
在大浪的淘冼中,尽管还在闪光
但细小如一粒粒沙子。
当年李白坐过的船,头也不回走了
两岸不见猿声,一群穷人
和一群富人,在讨论书中是否有黄金屋。
长江,一江混水,黄鹤远走他乡
有野心的人淹死了,无胆的人到不了对岸。
如今的长江,像一个更年期的女人
烦燥、多疑,唠叨着五千年的荣耀
更不要说下游了,长江的入海口
幸亏还有几个有洁癖的人
 
 
人与自然
 
老树长出新枝,老于世故的人
他会沿着树枝回到它破土的地方
面对人,春是无能为力的
 
一只小雀栖在一棵枯枝上,它的叫声
就是树枝上的新芽
面对想象,这是春无法做到的事
 
在人和树之间
往事是不分新旧,无知和想象
都有根有枝
 
 
忧患是药
 
头顶着天,天大得鸟心慌
这小翅膀也能丈量出天的心思
脚踏着地,这松散的世道
有着让人无从下脚的宽广
你这个渺小的人,在天地间
只能忧患,像那只唱哑了的鸟
你已经病了,煎熬中的日子
喝多了恩怨,像那枝甘草
有着入世的表情
忧患是药,你真的病了
把忧患倒在路上,像药碴一样
让行人多踩踩
 
 
熟的秘密
 
这摸不得的旧话题,太熟了
朋友、知已、夫妻都在其中
熟读的脸上都有着退让的往事
看看他的眼睛,沉下去的是水
浮起的是云。太熟了
不需要春来发几枝,不要落地生根。
 
他说,君子坦荡荡是绕口令无疑
曲高和寡,是一棵后门的树
一脸无辜的鸟认得那条停惯了的树枝
河会在有相好的地方拐弯
熟,是不能说的秘密
只有轻,才有倒影。是的
煮熟的水是走不远的。
 
 
桥在人间
 
那个想长大的孩子,一次次
被河水拦在腰间,浪花一朵一朵笑着远去
只有他看着对岸想多年以后的事。
 
两岸,弓着背的人双手抱拳
相互招呼,想各自的理由
练习着挺直腰杆面对弓着背的人。
 
当然还有桥,而桥已忘记了自已的辈份
抬头有圣灵,低头,是年复一年的春水
桥在人间,也像人一样弓着背。
 
这弓着背的世道,有着数不完的对岸
说说对岸吧。如今那个已长大的孩子
他弓着背,眼里的对岸早已被河带走了。
 
 
推敲(选)
 
1
 
想到贾岛,门总是紧闭着
昔日的好月光,如今成了一张白纸
想画最美最好的画吗
灯太亮了肯定不行。
 
2
 
走了那么多弯路
终于见到了刷了朱漆的门
宽大厚实,夜里
你看见门缝里的光
这是出世的留白。
 
4
 
没有黑字的日子
不会有白天
没有白纸的人
不认识长夜的黑。
 
6
 
你的直觉,是一地玉米
它们有泪珠般的颗粒状
可以喂饱想哭的人
哭吧,人身上的河流
不会掉头,不会干涸
这条河,确实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还以为两岸的槐树
真的会长得高高大大。
 
9
 
风花雪月总是如期而来
这花比春还跑得快
把篱笆再扎紧一点吧
让风回到云上去
让古人再次作古
 
11
 
碑上的字,并不是他的笔迹
姓和名终于还给了命名他的人
在这里,他偏安一隅
胸怀从未有如此的宁静
 
12
 
在推和敲两个字周围
有闭眼的人,有闭门不出的人
有闭口不谈国是的人
他们一次次被人推翻
还不断地敲响自已沉闷的小胸膛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1 10:58,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张无为)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