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忘了也好
春寒
 
人到中年,适合把春天
捂了又捂,偶尔有阳光的日子
她习惯把身体里的潮汐
逼到某个关节,变天的时候
敲一敲,像敲打一段枯木
那些隐去了半生的风声雨声
就一再潜回
 
回声,一直响过三月
响到桃花都谢了
他写尽的春天里,还是没有一个字
与她有关
 
 
闲情
 
我有大把的光阴,大把的闲情
忧愁是光阴与闲情
从雨里滋生的
 
那么多可有可无的想法
那么多可办可不办的事
在缓慢的时光里,都变得无足轻重
 
也有那么多可拔可不拔的白发
在预报有雪的下午,铿锵落地
 
我愿意自己是属蜗牛的
在时光里,把短短的一生
拖成身后,长长的痕
 
 
野火
 
草木是新鲜的,白发也是新鲜的
大面积沉默的阳光,照出
春天的百无聊赖
 
镜子中的女人,把新鲜的白发连根拔起
山坡上的羊群,还在啃食去年的荣枯
所有泥土里能生长的,都在她的脸上
呼啦啦地席卷
 
细小的白发积起一小堆,远山的雪
落于山脚下
她来不及收拾旧年的阳光
与一片雪,纠缠而生
 
 
草木之心
 
多像我们,忽然柔软下来的中年
天涯有多远,望出去的目光就有多远
在河流两岸,不再为失去一个春天
而后悔
 
我们一再为相见,铺设场景
灼灼的桃花已不适合日渐安静的心
我们需要小桥流水的黄昏,需要一盏
不再泄露忧伤的灯
 
像我们,一直用沉默对应的尘世
温暖的部分,是岁月的给予
也是我们唯一,用来对抗倒春寒的理由——
 
被鸟鸣唤醒的早晨,推窗望出去
哦,远山远水的绿
快马加鞭的春天
 
 
回旋
 
日子一波三折敲开中年的门
从雨中来,仍要回雨里去
伞要放在鞋柜最醒目的位置
雨不雨的,总该有所防备
 
所有的拖鞋都摆放整齐,灰尘除外
这门里几平米的地方
装下早晨睡不醒的怒火,装下黄昏的疲惫
沾满城市灯火的鞋子,从来不发一言
 
对所有事件保持沉默的,还有柜台上的花瓶
这些年它丢弃过玫瑰,百合,星星草
对于月亮的清冷,它无从想像
 
无从想像的,并不影响事件的持续发展
惊涛遇上海绵,钉子嵌进木头
生活,把风景推向远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1、13,荐稿编辑:梁树春、四月薇、三斗米糠、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