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王永臣
干儿子们

在特校,许多弱智的孩子不叫我老师
而叫我干爹
每当晚上值班
干儿子们总是喜欢给我捶背、按摩

我究竟有多少个干儿子
谁排行老几,我真弄不清
只有老大我是记得的
他的位置不变
而每当有新儿子加入
他就给他们排序
可他脑子又不好
常常弄得我一头雾水

每当别人问我有几个儿子时
我总笑着说,大约十几个吧
别人立即夸我有福报
说我多子多孙
但我只承认他们说对了一半:
我可以多子,却未必能多孙
我的这些干儿子们
将来可能有大部要独身

哎,有什么法子呢
我的爱够不到他们将来的日子
 
 
清晨

深秋,旭日初升
校园内,凉风在翻动着秋的心绪
早饭前,几个学生在扫树叶
树们停止了光合作用
把叶子垃圾一样四处抛弃
大多数学生或漫步或奔跑
他们永不知疲倦。我坐在树下
收看女儿的短信。在上海读研的女儿
一直惦念我的身体。双腿残疾的我
行走越来越困难,常常需要孩子们的搀扶
我习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
他们也渐渐把我当成了父亲
在特校,我们都是残疾人
我们相互理解,谁也不会笑话谁


 
黄昏

没有什么能改变这些鸟的习性
它们心高命薄,腹中饥饿
从我们心头掠空而过。大雪覆盖校园
虽然已过雨水,但冷风依旧
让人怀想春天:阳光温煦,大地青翠
舞动的牵牛花漫过窗台
而校园内,孩子们手语如舞蹈
这些喑哑的花朵,心中有比常人
更多的闪电,正像那从头顶
飞过的鸟群,心中有不尽的蓊郁
而作为一名教师,我不敢说带他们
奔赴花海,我只能和他们一起飞越雷区
为男生寻找白马,为女生扬洒白雪
在平凡中向生活深处迁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4 06:23 ,荐稿编辑:梁树春、大漠风沙王峰、四月薇)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