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刘思承
银杏
   
父母老了,闲不下来
父亲每天一大早要到楼底去劈柴
母亲便拎着炉子下去生火
柴是从老家运来的枯木
有松、桃、泡桐、苦阑
都是父亲年轻时亲手栽种的树
一起摇曳过苦涩的时光
老了,就成了劈柴
老了,再摇曳一次火焰
烟雾绕缭时
站在里面的人就成了菩萨
仿佛回到了从前
日子还是苦的
每天都要忙碌
每天都要舍得花力气
父亲劈柴时
母亲就在火炉边扇风
这一对白发老人
如同两位下凡的仙人
在凡间恩爱几十年、每天为衣食谋
浑身沾满了柴米油盐的气息
他们多像一座古庙
也许更像寺院内两棵依偎着的老银杏
风风雨雨
厮守着树上的叶子和彼此的叹息                ‎
 
 
蚁族
 
把蚂蚁放大,再放大些
同父亲一样大  一起行走
劳作﹑叹息﹑过苦日子
把我缩小,再小些
同蚂蚁一样小
听不清母亲的呼唤和哭诉
苦难是相同的,被忽略与被包围也一致
每一条路都遥遥无期
每一滴水都成为灾祸
一个人独自在路上
走着走着
一不小心就伤害了自己
 
 
一个人在蚌壳里面行走 
 
水位不断抬高
一个人拉扯着倾斜的湖泊
除非发现珍珠
他将在一条道上走到黑
风声鹤唳
潜伏者浑水摸鱼
水声缠绕着水
他已双耳失聪
秋色在一寸之外
他把蚌壳当作行囊
有时他停下来
等候一只低飞的鹬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7-4-14 20:13,荐稿编辑:潘三专、小陶)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