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吕增军
鸟归,依旧在
 
删掉风声遗留的病患
鸟儿归来
池水旁,春色被水的波漾接管
姑娘瘦削
  “冬天榨干了我的丰满,少许
的妩媚”
河流耐磨,身体发肤
受自然推崇
她解去鞋袜,青草绒绒
天空越来越近
水底鱼卵、草尖虫卵
一发不可收拾――
酬谢雷电
 
 
春衬
 
蝗虫复苏,一排春天的水
也忙于图画。先生一年一次的幻想症
终于拗不过新绿的催发
将薄情与手掌的汗珠
横向天空。
虫与风的足迹,像春夜
一颗催情的药丸
不急不燥,耐心等他将一卷书丢向鸟巢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4-14 08:06,荐稿编辑:荒原猛士、醉生梦死、二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