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

落阡
渴望以枕头的形式。它们的弧度
托举空气,在天亮的房间
那里,水面吐出气泡和光斑
你抬头,触电的鱼群
从昨夜开始游回
那些皱卷的尾巴,那些
清晰可见的血管,那么痛,好像
这房间最后的开关已经按下
而你是一条肿胀的韧带,站在
翻滚的锅前,切菜
以婚礼的晕眩搅动锅中的米
在那里望见,你的某一张脸
躺在米缸底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90后诗歌,2017-4-15 00:59,荐稿编辑:醉生梦死)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