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旷野

李敢
他走在旷野。这人间世的、最后一片旷野
这唯一的,走在最后的人
长风浩荡,吹散他的影子,这是傍晚最后的警喻
夕光照着他的脸,这唯一的呈堂供证
 
现在,我们是坐在房子里的人
我坐着我的椅子,其他人坐着其他人的椅子
我们抽着烟。晚钟在屋子外滚荡
这最后一口气的吸入时刻。这终极处的静谧时分
 
他站立着,高昂着巨大的脑袋,渐缓地呼吸
这唯一的、站立着的人。这终极的沉默
 
(选自传灯录论坛,荐稿编辑:林紫)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