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外三章)

易湄
我不知道时间的深处是否有流年积攒下来的痛,它们像风的手,时时挠痒敏感的神经。  
我们在梦里翻身,一江春水也跟着翻身。日子本身多么安静,但花开花落处,有善感的心留下的喟叹。
一个人的山水有时静谧清澈,有时纷繁浑浊。透彻心灵的镜子偶尔也会蒙上一层薄薄的灰。但总有菩提的种子从干净的眼眸里落下。
我们咀嚼尘世的凡念又放下,只寻一杯纯净的水,慢慢饮下。
开阔与清空会是最终不可抗拒的意愿!
 
 
孤寂的风
     
谁能和它相比,比过它的自由与善变,比过它的神秘与默然。
谁能与它并肩,借鸟的羽翼飞过万水千山, 托树的枝叶抒发婉转情怀。
谁可以拽住它的衣袖,小鸟依人般,做它柔软无骨的情人。
谁可以和它一样,似刀如钢,似水如烟。
谁可以测量出它的身高与体重,谁可以承接住它的怒吼与慨叹。
谁可以做它的知音,与它一起隐进山谷,搅动泉水最真的呢喃。
谁可以捧读它书写下的经书,从此了却尘缘,在一空一隙处参禅悟道,生无所求,死亦安然。 
 
                                                             
一段路
    
一段路的风景打在心底,心从此有了依托,仿佛风景里有段若隐若现的解说词,它说人生就是从一段路走向另一段路,从一个风景移向另一个风景。
有时你在路上哭泣,风景灰暗;有时你走向岔路,找不到方向;有时你贪于美的景致,误入泥潭;有时你疲于奔波,渴望一席安谧的地方。
我们行走,观望,踌躇满志,流连忘返。我们越走越远,但一定会离心灵越来越近。只有通向心灵之路才会出现真正干净唯美的景象,不然人生将是真正的苦短,因为未曾有过触动心灵的碰撞,未曾凝听到来自地心的,敦厚的清唱。
走过一段路,种下清风的煦言,温暖流浪跋涉的心!
 
 
莲缘
      
莲根植于每个人的心海,每个人都渴望与莲结上一段不解的缘,从此可以山高路远,不理尘世风霜,只留一颗菩提之心,随云卷云舒,神游山川水域,如风如烟,如雪如霜,如树木花卉,顽石青苔,如晨曦光晕,晚霞落英。这样的人生多么简洁明了,率真大方。没有弯弯曲曲的心肠,少了纷纷扰扰的羁绊。
从尘世中来,又超脱于尘世之上,平凡却不落俗,高贵又不张扬。是莲花的优雅之美,莲叶的乐感之美,莲心的静谧之美。如此一生,岂不安好!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9 13:12,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