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味道(组章)

杨祥军
泥土的味道
 
南方的泥土,和家乡的泥土,味道不同。
南方的泥土味道偏咸,家乡的泥土味道偏苦。
初到珠江口,正值春潮。扑面而来的暖风,滚滚不息的江水,湿润的土地,生机蓬勃的草木,绚丽的各式花朵。从残雪未融的家乡来,置身春天的氛围里,那种感慨,那种激动,那种心跳的感觉,三十多年之后,每每想起,仍然回味不已。
蹲下,捏几粒土放在嘴里。哦,南方的泥土,咸咸的味道,弥漫着大海的气息。这里,适合种稻子,种鲜花,种植理想。
那一刻,我的根,已深深扎进这片热土。
家乡泥土的味道,有苦味。
大干旱时期,母亲刮过观音土,充填我们饥饿的眼睛和肚子。
歉收的年份,父亲放几粒土在嘴里嚼。皱眉,叹气,苦笑。他嚼的不是土,是涩苦的日子。
四月,我坐高铁回乡。春风在苍茫的大地上,编织彩色的新衣。绿的霸道,红的娇媚,黄的羞涩,白的冷峻。
南方来的暖风,扯动麦浪翻滚。几声狗吠,叫弯了灰白的炊烟。
习惯性在田边蹲下,伸手抚摸土地。黄土地不再冰冷,不再干枯,不再贫瘠。
把手指放进嘴里。哦,我苦难的故土,也有了大海的味道。
 
 
叶子的味道
 
南方的叶子有毒。
习惯了在家乡的山里,扯一片叶子或草根放在嘴里嚼的我,在南方吃过大亏。
夹竹桃的叶子,海芋的叶子,含羞草的叶子,万年青的叶子,一品红的叶子。
我曾不经意摘一片叶子放在嘴里,被工地上的大哥一巴掌打掉:你不要命啊,这叶子的毒能毒死人!
南方的叶子有情。
春天,万物发新叶。嫩嫩的,软软的叶子,像探头探脑的鸟儿,一夜间钻出了枝头,引来了鸟鸣无数。
荔枝的叶子,龙眼的叶子,杨桃的叶子,菠萝蜜的叶子。
这些叶子无毒。
闲暇,或者孤独的夜晚,采一片嫩叶,对折,放在嘴里,望着淡淡的月亮,能吹出幽幽的心事,浓浓的乡愁。
家乡的叶子有爱。
山楂树的叶子,木姜的叶子,槐树的叶子,油茶树的叶子。
苦难的日子,槐树叶子熬汤,维系了我们瘦弱的生命;丰收的年关,木姜叶子煮肉,熏醉了山村的夜晚;酷热的夏日,山楂叶子泡水,驱散了胸中的烦躁。
在家乡的后山,我发现一树新叶,是山茶的叶子。嫩绿的尖芽,刺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采一把新茶,烧开的山泉水冲泡,一缕清香,冲出老屋,弥漫了家乡的田野。
尝一尝新茶的味道,尝一尝春天的味道。
 
 
春天的味道
 
感受春天,除了视觉,除了嗅觉,还要有强大的味觉。
春风款款而来,暖了田畴,绿了江山。
木棉树竖起了火红的战旗,大雁吹响了冲锋号。绿色的战马,翻越南岭,驰骋在广袤大地上。鲜花是屯守的军营。田野,山坡,河畔,荒地。红的,粉的,白的,黄的。春风过处,它们随处安营扎寨。
它们带来甜的、酸的、苦的、涩的味道,漫山遍野,五味蔓延。
蜜蜂飞舞,蝴蝶蹁跹,燕子呢喃,百鸟欢唱。
都来赶一场春的盛宴。
我像一个孩子,迷醉在家乡的土地。
尝一捧山泉,甘的;嚼一片嫩叶,涩的;品一朵野花,甜的;咬一口虎杖,酸的!
父亲从屋后采摘的山茶,杀青,炒制,只剩一握。我迫不急待用铁壶煮水,冲茶,顾不得烫嘴,喝一口。
满嘴流香,满身溢香,满脑飘香。
我啊,尝到了春天的味道。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0 09:44,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