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那(三章)

雪域鹰飞
勒布沟
 
我陶醉,犹如饮下一杯甘甜的美酒。
宁愿将自己归隐,在孤独与寂寞的勒布沟里,它有着我内心里无限的安详。
是一朵花,它打开美的心脏。
是一粒鸟鸣,它唤醒沉睡的梦。
甚至是从指尖淌过的流水,我已无这一身繁重的肉体,除了轻若白云的灵魂,我无需再去拥抱那沉重的红尘。
谁说这是香把拉?谁会将一首歌唱成这勒布沟中一缕静谧的阳光?
摊开的手掌,我静静地看一朵莲花静静绽放。
神的光芒在上升,他将万物照亮,
而我却低于一棵青草,勒布沟,
我是你偶尔悲伤时的一滴泪水,在枝头,在草尖,
晶莹悬挂。
 
 
千年沙棘林
 
时间在时间之上,沙棘林,这里不说光阴流淌。
我叩拜,这千年的王。
要有着怎样的孤独,还要有着怎样的坚韧?大雪满弓刀,要在身上刻下多少的伤痕,流出多少的血泪?
不,这分明就是千年寒铁淬火而来的利刃!
向着天空,舞动心脏里永不熄灭的火焰,向整个世界射出生命中最灿烂的光芒。
敲碎脚下的石头擂为战鼓,勇猛的战士,他的盔甲之上,有着历史深深的沧桑。
这独一无二的王国,万物低矮。
而众神朝拜。
沙棘林,还会有更长的时光继续让生命勃发异彩,如果能够,当我归去之时,就让魂魄倚傍在那葱郁的枝头,
随花,火红似霞。
随叶,青葱如歌。
 
 
浪波杜鹃花
 
高山杜鹃,高山上的花海。
这一片五彩斑斓,我的穿行,比一只蜜蜂,一只蝴蝶,更为沉迷。
如饮佳酿,它的甜,仿佛神赐。
如此颤栗。心脏上的弦慌乱成一首却有着情调的旋律。随流水淙淙,随风轻轻吹开这花的波涛。
要一树挨着一树去拥抱,要一朵紧着一朵去深深地嗅。
这花的世界,我是它惟一的王。
每一朵花都是我的爱,我的灵魂。是的,我的灵魂已去,幻化千万点,在每一个枝头之上,都有不同的影。
摘一朵献给爱人,或者就是一个芳香的吻。哦,爱人,天空倒映着谁红艳的双唇?
就栖息于每一棵树下,做一个花奴可不可以?
就浅睡于花丛中,让落英坠满全身可不可以?
犹如一只蚂蚁,紧紧抱住这静止的时光,雪山很远,天空很远。
就长眠于此吧,灵魂有翼,这已不是人间。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4 17:49,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