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谣

刘继智

我是漂移一族,从遥远的故乡,从闭塞的山村,漂移到繁华的城市,漂移到城市一角,我背着行囊,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在灯红酒绿的深巷之中,在犹如森林般的高楼大厦间,拖着疲惫的双腿,步履沉重。我漂移,我的归宿在哪里?我的落脚地在何方?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楼房,陌生的面孔,我在寻找,艰难地寻找......
立交桥如蜿蜒伸展的长龙,幢幢高楼如擎天的鸟巢,穿梭入流的车子如奔跑的甲壳虫,烟雾弥漫的城市,尘土飞扬的城市,人声鼎沸的城市,淹没了我轻轻的脚步声,吞噬我弱小的身躯,对于五彩缤纷的城市,我永远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一个小小的名不见经传的音符。
我走呀,咬紧牙关走呀,累了,匆匆揩一把汗,我的脚步不能够停息;困了,就歪在桥墩边,静静地靠一会儿,我渴望马上找到一处歇息地,美美地睡一会儿,做一个甜美的梦。
 

高楼,高楼,擎天的高楼,它高高地伸向天际,托起星云,亲吻太阳。
高高的脚手架上,我的身影,那么小,那么小,没有人注意我的存在,如蚁的人群,奔驰的车辆,宽阔的大马路,鳞次栉比的高楼,城市拥挤着,我小小的身影,被声浪和雾霭淹没。
我在高楼上俯瞰城市,眼下的城市就像儿时堆叠的积木,就像儿时玩弄的一个个小小的火柴盒,我甚至想对着蓝天和白云喊一声,我甚至想吐一口痰、撒一泡尿,让这个城市弥散我身上的气味。
城市在不断地膨胀、膨胀,在不断的攀高、攀高......
 

我真的想寻找一片净土,在无声的世界里,静静地独享属于自己的安宁空间。
我每天穿梭于嘈杂的人流之中,穿梭于大街小巷,耳垂膨胀,心里憋闷,额头渗出一颗颗豆粒大的汗珠子,火毒的阳光灼烤我的肌肤,五彩缤纷的色彩迷离我的视野,在这个城市的大熔炉里,我不认识身边的人,身边的人不认识我,甚至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具体方位,不知我从何而来,我应该去向何方?
我真的想寻找一片净土,静静地呆一会儿,让风儿吹去我身上的尘埃,我想把自己混乱的思绪梳理一下,然后再认真看一看,我站立的影子是否端正或者歪斜。
我想静一静,认认真真地静一静。
 

在浑浊的水中,我就是一粒小小的砂子。
落入水里,激不起一丁点浪花,我随着微波下沉,再下沉,浪花把我卷起,我再一次下沉,我被浑浊的水浸润着,我的肌肤我的毛孔我的脉管我的血液都充满异味。
我来不及呼喊,对于涛声对于潮语,我的呼喊无能为力,也没有多少人在意。我并不祈求他人在意,只希望自己不被卷入泥淖深处,变得无踪无影。
浑浊的水,浪花飞溅,涛声不息。
 

一线流光,氤氲成迷幻的色调,成流动的曲线,缓缓流淌,慢慢移动。
在幽暗深邃的夜空,这流光溢彩,组成梦幻和弦。
可是我常常喑哑,可是我常常无语。
广袤的世界,无垠的流光,缤纷的色彩,我的沉默也许是最恰当的方式。
我顺着溢彩流光,慢慢地走,慢慢地走稳脚下的每一步。
 

太阳和月亮,对于我是一个概念。
时间一分一秒在我的手心流过,慢慢地流过,缓缓地流过......
艳阳高照的日子,我或者在行走,我或者在梦中,时光荏苒,一切都显得匆匆......
星云如织,我的脚步没有停止,向着幽暗的黑夜,踽踽独行。
紊乱的时间,常常让我感到麻木,身心疲惫,劳累了,就和衣而睡,梦总是那么香甜。
 

雨,下个不停。
迷蒙的城市、迷蒙的空间、迷蒙的方向、迷蒙的我。
我没有目标,有的只是漫无目标的行走,为了挣钱而行走,为了生存而行走。
城市的雨,是迷蒙的梦幻,我的梦呢,你在哪里?
行走在雨中,行走在迷蒙之中,我总是难以认识城市的色彩,正像这个城市难以认识我一样。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5 05:05,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