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景撞倒了失神(组章)

冯金斌
寄意
 
记忆涣散,难了生活的失神。
诚然看了看天色,四周的空气也很疲倦,不忍到了夕晚。
毕竟过失了一个旷野的行走,延展为一个世界。
 
背影留给了一代人,却丧失了世界的纯粹。
为人作嫁在一个名字上拥抱,看到爱消失在一朵花里。
剩下天使,为大地弹奏孤独,一次次在事物中舞了很久。
 
最后的虚无,在荒草丛,找到一条道路。
旷野上漫野的光,将影子追来,又追去。
人间在栅栏里,把自己遮掩。
点亮了灯,变旧的愁和悲哀,瞬间像越界的风不知所踪。
 
当念想突然枯竭时,生命的一面是梦,类似看到了内心的闪光,
非爱在爱的浅薄中,正将生香沉韵的人生叫喊。
丰饶也是映照黑暗的影像,交出了一首诗,整个春天都在哀悼里。
牵连自己的悲剧,始终走不出一个困境,生成背景中的沮丧。
 
诗歌是否救出荣誉?
 
踩上雾霾,乡愁还在纸上,像倒出心里的光。
那一刻的温情已穿过旷野,
照亮村庄和这个世界,通过呼吸来寄意什么呢?
 
 
多余的闪烁
 
边走边悟,颤动的光和爱,化为尘世。
 
春风累倒了坟丘,听花朵里的回声,波及谁的孤单和呼喊?
风火的日与月,在潮水上行走了许多年,已是苍老,身子往闪烁里枯竭,
日益恨不得时间,又到了傍晚和夕夜,这往后的低处,截然是村子。
 
酒杯里满是飘零的星星,化为灯火,是否在那些思想里溺水?
自己打捞着自己,爱情已是断垣残壁。
所有的石头化为月亮,把我的目光堆叠成悬崖。
 
世人在沉船上不慎失足,丢失了剑影。
那些绝望的词语化为灯笼,挂在往事的轮廓。
留下了遗迹,溅出水花,像无数的圆满已被弹奏。
 
花落栽种乱世的编钟,禁足于病情和旧疾。
枯寂的是晚年。
它出卖了那么多无辜的我,堆积了夜色的波澜壮阔,占据了成人的光亮和天下。
 
风声雨声把年近的落日打走。
一个人的天空,丢失了湖泊,满心都是那漏水的相思。
 
 
与春天对视
 
因果煮酒,挤进一个生辰。岁月被种植,远方被疼着。
那些日子和夜色都是家乡的时间。
仿佛只有节气击响了鼓,一个人世都在它的回声里,要把醉一场,仿佛是一生。
 
村外的天空搬进一种呼吸。
只许一个人,听笙箫和鸣,一串梦,就梦见了春秋而歌的新娘。
月亮的妩媚,掩映词令中的三月,已开出了桃花,每一朵都骗走所有的追逐,与春天对视。
 
前世的书生,也还在隐忍的迷恋里。
 
这样的春色纠结故事里的光阴,或许借景撞倒了春天。
叙事里的桃花,喊出自已的风情和那些明媚的映照,潜伏一样的秘密爱上人间,把春天推搡。
 
也许另一个春天就是爱情,这现世,所有呢喃和梦呓,安稳一个生命的喜悦。
穿过桃花,压向春天的是一种酬唱,激荡所有的开放,如同我在疼痛中舞蹈。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4 08:53,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