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或丰满的故事(外一章)

梦南柯
这是美丽我们的时刻?
细碎的记忆铺满草地,痴情地扭伤了赤脚走过的阳光:一片殷红!
两个丰满的故事并肩转过身来,含泪无语。
初春的歌声也些许泛绿。晶莹欲滴的伤痕在呼唤远方的蝉鸣。那是爱的良医。
是去秋分手的地方吗?被你爱过的红叶依然含情脉脉!热烈关注我们的水鸟,又飞进了自己的婚姻。
你还等待什么?遥远的葡萄藤,已把这个春天咬伤……
 
 
放飞最后的鸽子
 
放飞最后的鸽子,是在阳光充足的午后。那时,松树的枝丫上还悬挂着去秋的松果。
(蓄谋已久的爱情?)
哦,山那边的秋天一定是你的远方。我们的鸽子要去哪儿呢?
一种严重的内伤如风,轻拂着眼前的山岗。踩过石头的人都知道,冷静源于热烈。
这是我们的鸽子:含着夏天飞走了。
 
(发表于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散文诗界,2017-4-14 08:00,荐稿编辑:康京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