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武回到长安

朱山坡
小青嫁进了尚书府的下午
苏武回到了长安
他从我的打铁铺前经过
他已经认不得我
他手中的使节变成了光滑的
拐杖  像一根肋骨
他瘦得像陕北闹事的饥民
胡子又白又乱
我父亲伸长脖子
几次想叫一声苏大人
但他张不开嘴巴
只是极力使铁炉里的火旺盛起来
远远地给苏武御寒
小青婚嫁的唢呐过后
整个下午长安城都回荡着
使节击地发出的
铿锵的咚咚声
 
那天下午到黄昏
勾栏瓦肆里都在议论苏武
一直到华灯闪烁茶馆打烊
我和父亲都在焦虑地等待
苏武从皇宫里出来
其实整个下午
我们都停止了打铁
 
一个在尚书府里干事的老头
回家时经过我的打铁铺
他告诉我
尚书已经紧急上殿
小青在洞房里大喊大叫
他心烦意乱
所以早回来了
 
(选自《朱山坡微信》微信公众号2017-3-9,荐稿编辑:曹谁、深雪、夜陌)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