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丛小桦


残雪
 
一种宿命  就像我们的晚年
寒冷退守最后一道防线
雪已经无话可说
残雪残存的气息在背阴的角落维持着残喘
雪地上曾经追逐雪花的白色幻影越来越远
 
不如打马西去  白马
必须远渡关山  雪山
 
 
倾倒的油漆
 
不  一桶油漆没有这么大能力
要两桶三桶  至少要七桶
七种不同颜色的油漆倾倒在一起
看它们相互撕扯  扭打在一起
看它们互不相让  势均力敌
看它们达成协议  彬彬有礼
看它们最终取得了各自的胜利
 
这是个如此热闹的过程
色彩缤纷  有灰暗也有亮丽
有泼妇骂街  有城管打人
有绅士招摇  有小贩动刀
有人跪于裙下  有人上演家庭暴力
有官员装腔作势煞有介事
还有醉汉沿街公开调戏少女
有儿童哭叫  有忙人打着手机
有人街边撒尿  有富商在路上抛撒钱币
有老人遛鸟  有女人吻狗
有闲人哼着小曲  有高人下着象棋
有小偷逃跑  有火警告急
有人躺着等死  有人拉开架势得意
还有爱国师生举着国旗
最后出现的总是闪着刺眼顶灯的警笛
 
世界林林总总  看似乱七八糟
而其中  必定有着天然的规律
 
丛小桦,供职于中原石油报社。出版有散文、随笔和诗集《夜郎村》《蓝火焰的夏天》《散漫的河流》《言说的石头》《行走的村落》《分行的现实》《中国民间绝景》(北方卷)等。多年来热衷于在旅行中写作与摄影。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