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毅剑


深远的黄河滩
 
我一直就不知道,黄河滩上
那一片连一片,淹没了又长出的野草
从何漂来?还是原本——一直就在
不知道,一条弯曲的河流,最终的归宿
还是不是?他最初的方向
这世间的万事,我所能知道的
并不比,一滴属于黄河的水多
 
在深远无比的黄河滩上
白云和黄沙都是游走四方的兄弟
鱼和水手,在生存中世代为敌
又唇齿相依。一只飞来又离去的鸟
与我不仅仅只是相遇,更多的
应属于——原本就相识相知
 
平地而起,抑或从天而降的龙卷风
它骤然裹起的尘沙和黄水
让我一瞬间,想到——我和你
想到未来、希望、梦想和生命的奇迹
 
 
伫立黄河滩上的人
 
很久了,伫立在黄河滩上的那个人
还一直孤独的站着
若不是滩地上的风掀动他的衣襟
他就是一尊雕像,冬天的残阳下
散发着冰冷的光和沉重的思想
 
这个滩区长大又远离滩地的人
他熟悉这儿的牛羊、庄稼和沙打旺
他曾经那么亲近这些,就像
他一直亲近的爷爷,那位一辈子的水手
最终,又被黄河水带走了的梢公
风是从河的对岸吹来的,一种夹杂着
玉米、大豆、土路、青草和麦垛的气息
让他一阵晕眩,又一阵兴奋不已
 
夕辉打在河面,也拉长着他的影子
不远处,收工的乡亲开始一一撤离
弯曲、平缓、散慢、模糊的一个个背影
让他深陷熟悉,又陌生无比
他还是那么伫立着,一动不动
似乎固执地要与这儿的一切区分开来
当然,这也是一种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
还需走很远的路,甚至耗尽一生的时光
 
这情景恍若如梦,许多的时候
那伫立在黄河滩上的人就像我自己
一个想着逃离尘世,又紧紧抓拽着的矛盾体
在放与不放之间,痛苦挣扎
在去和留的问题上,交织着撕扯自己
 
日暮四合中,伫立黄河滩上的人
他没有被暮色淹没,也终没有
伴着一路喧响的黄河水随波逐流
而是抬头望天,沿一缕属于自己的星光
他挺胸阔步,昼夜兼程
在一个新的黎明,他要找回——自己
 
毅剑,原名张建国,山东曹县人,《中原》文学执行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石化优秀作家。作品散见国内外百余家报刊,曾获中国当代散文奖、全国“十佳散文诗人”等数十种奖项。出版有诗集、散文诗集、散文集、报告文学集等十多部。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