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王鹏


家书
 
一盏烛光如蝶落肩
比赶路人起得更早的树木返青
它们想象着叶子盛开
光阴,是在叶子书签的背面,画下脸庞桃红的微晕
 
以笔纸为媒
从第一行字开始,读青丝辗转的白发
读双唇清脆的童音
读路口守望的背影,读旭阳一抹还寒的春色
 
细碎的声音一行一行
如禾苗潜入身体,生根拔节
落笔问安时
天光放亮。接到它,就是一江的春水东去
满坡的杜鹃喊山
 
 
汾酒令
 
我在山西留居过三年
总把杜牧的遥指当成汾阳的山村
池州的牧童切莫怪我
对于一个贪酒的人,酒幌的地方总是故乡
 
它们以樽
在武成帝的宫殿宴请百客
三蒸三酿,挂在唇边的清香不散
暮色低垂
人笑我,踉跄里唤不醒酣卧的王兄
 
且让一树的杏花摇落
三生三世,四千年故国
一杯水酒解不开前世
睡梦里,长袖一揖,再听他道一声斗诗的先生
 
王鹏,笔名钉子,祖籍河南开封,现居濮阳,中国石化作协会员。诗观:诗,是人灵魂深处的哭泣;而哭泣,是一种温暖的悲伤。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