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苗海臣


我不认识你,不认识蝴蝶
 
最好的时代
和最坏的人遇上了仿佛生来
命该。莫非是哲人的暗示
不曲折才怪
 
幽暗中可能被掏空
树影、断崖
纠缠不清
 
直至耗尽勇气的那一方略显斑驳
 
一种力量节外生枝,触及
如瓷器,只能看
 
 
游荡的风正不断被风吹散,而空无一人
 
白天,抛开缰绳
眼看着
风力止不住
 
排山倒海的尖刀不花一分钱
横扫了号称豫北的大地
 
凋谢是一个旧话题
一生和沙漏相等,能不能来点新意
支撑一下空茫的“恨”,把身体蜷成窄窄的形状
形形色色的羽毛要在风中落下
 
站在风中,幽灵的定力还不如树木
 
苗海臣,网名:大地吹雪。70后,濮阳人。中学时期误入文学殿堂。2011年写博至今。深受好事者“纯属浪费感情”质疑,诸多逆耳于不顾偏安一隅。自费出《撕碎》《大风压境》两部诗集。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