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感言

陈仲义
  一个人忽然被22盏灯聚焦,关公眉也会变成柳叶刀。授奖与评价高了,实在惶恐难当。 只当同道们厚爱,在围炉中互相鼓劲取暖。
  自称是一头土拨鼠,在形式论美学的山洞里翻沙运土。不敢指望淘出个什么片银碎玉,只希冀在日课里“作业着”,心安理得。
  文本的皱褶与空隙,一直闻着那“尤物”散布的遗香与遗臭,也一直误以为是念想中的“海市蜃楼”,所以乐此不疲。
  还有多少雀跃的秘密在等待。且耕且耘吧。

2017.4.21晚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