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六首

十五岚
大风压境

怎样提及他——
我钟情的男人,从北方的牧场
赶回他的十万万只骏马
怎样说起他——
在一些突然的,猝及不防的事物背后
我钟情的男人,将他多年的嘶吼
扔给我——
  
我听到原野,在秋天的怀抱
开始频频倒塌——
那是桂树在低垂,木棉在挂果
“人间的温良,不是随手一折”
我钟情的男人,有时候像一只飞行的大雁
在内心结满闪电和雷霆的同时
他将他的孤单,交付给我
  
我便看见了葵花和野草,也看见了白露和烟尘
整整一个秋天,一切往归宿而去的愿望
我钟情的男人,是从碧绿的湖水中
脱逸而出的一棵岸柳,他卷曲着他的华发
当我们再见时,酒杯里滚动的不是一场雨
而是,亿万次的唇齿相依



冬至
  
我放弃绿叶和鲜花的在枝头的席位
以更多的清冽,唤出白雪
治愈这个冬天,暗灰色的病症
  
尽管它一息尚存——
自西伯利亚入侵的寒流
像狼血一样把我塞入
它的皮毛,筋脉,甚至困难的呼吸
  
我看不清它的面目
有时,它真像一只土拨鼠
在伺机地挖洞——
呼啦,呼啦
  
褐色的河流便在我身上奔跑
夜晚,向南的窗户没有星星的召唤
我的血已经不是自己的血——
是雾霾这个鬼东西输给我的



请你,来到我的眼前
  
谁的热血在偾张——
天空与大地之间
风不是唯一的斩获者
在万物交出喉咙前
请你,来到我的眼前
以白雪,以皑皑的巨大热情
洞穿我的荒凉——
  
我不是南方的沙滩,被海浪甩上岸的
一条鱼:只会焦渴
你看高处的鸟巢,光秃秃的
在绿叶消隐后——费力的光和雾
清扫了一遍遍的旧迹——
我是那么想念你,以无数个今日之心
堆砌一匹小兽,它有鸽子的翅膀
和梅花鹿的犄角——
为了取悦与你,我不断把它流放
到雪地里,河流旁,荒漠中——
打听关于一棵杨柳,最新的消息



三月
  
幸好那一声雀舌
被蓝色的玻璃瓶子粘住
幸好空旷的风,生出野孩子的脚
幸好桃树还长在桃树的地方
幸好酿酒师一夜未归
幸好房门大开——
你手持的花灯,每一盏都住着一只小妖
幸好你熟悉它们:白李,红杜……
幸好你是自己的王
无需加冕,只要
苍鹭把斜斜的太阳驮回来
 
 
春天
  
我喜欢它们的小虎牙,在夜间
磨亮一颗颗露珠
带有雾气的颤音,自鸟舌轻轻发出
遥远的家园已搬离天宫
人间已布下温良——
  
我喜欢的一只小兽
是玉兰的分身,它在枝头晃动
拿分离器的酒杯,接雨玩
嘀嗒,嘀嗒——
在星辰吞噬的寂寞,栅栏锁住的清欢
我看见更远的地平线
一堵胸膛为另一堵胸膛
燃起一片火
  
而那些小兽,那些不用担心的远行者
自一座庙宇出发,又回来了
它们是它们的情节,像左手紧挨右手
春天,从不缺失拥抱力
 
 
河流论:又一年了
  
用一条河流来比喻
我们的过去,愿它藏在深冬的一个源头
那源头,一定有巴颜咯拉山雪峰的呼唤
  
从一年坚持到另一年。它坐落在我们的目光深处
像一堵道德的高墙,制约了来自心灵的询问
只有懂得极度饥渴的人
才知道沿途的风景多么重要
  
而草木返场的音讯,是迅捷的
我们的冬天,一群羊的缺失
就像天空转移而去的一块白云
新年的献词,鱼贯似的往河对岸跑去
又一年了——一条河流
  
它已经布满了中年的沧桑
在你和我之间,有时它交会
有时,它又再分岔
我们看不清它的全貌,像我们看不清自己的人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21 12:37 ,荐稿编辑:梁树春、行顺、三斗米糠、瑞雪)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