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三首

子溪
麦草沟的落日

麦草沟的落日,挂在一根树枝上
久久不肯落下
我们用斧头去砍,砍下几片晚霞
砍下几颗星星,砍下几滴雨
我们用晚霞搭起简陋的工棚
我们用星星点燃寒冬的篝火
至于几滴雨,已成为
一个少年孤独的泪水
麦草沟的落日,还卡在一块石头上
久久不肯落下
我们用镰刀去割,割下一股风
割下几声鸟鸣,割下一串汗水
我们把风缠在腿上,抵御夜露的潮湿
我们把鸟鸣别在耳朵上
倾听远方的娘亲,呼唤我的乳名
至于一串汗水,已成为
那条沟里昼夜喧腾,深不见底的溪流


麦草沟的石头

那年,我心里装着一块石头
去麦草沟伐树割竹子
那块石头,轻的就像我16岁的命运
重的又像家乡苦难的日子
没想到的是,幽深旷远的麦草沟
又布满了那么多的石头
它们就像鸟儿,飞在桦树的头顶
游在流水的腰间
我们一块一块把石头搬走
就像搬走了麦草沟的春夏秋冬
桦树伐光了,毛竹割完了
我们的斧头,在石头上擦出火花
那火花,又点燃了我青春的躯体
那块石头就一次次落出体外
又一次次回到心间
落出体外的时候,麦草沟成了我的整个世界
回到心间的时候,我把麦草沟也揣了进去
这么多年了,麦草沟一直没有落下来
它轻的就像我一生的命运
重的又像我所有活过的日子
 
 
公园一角

养鸟的人
坐在公园一角
一言不发
他要说的话
都被鸟声代替了

这是春天
我把自己当成一只鸟
花儿都快谢了
没有人
在公园外叫我一声

我要替谁说一句话呢
整座公园
就是一个鸟笼
你能不能把它
挂在最高的一棵树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17-4-19 10:33,荐稿编辑:大漠风沙王峰、二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