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二首

生之赤者
墙角的吉他
 
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摸过它了
身上落满了灰尘
有几根弦,也已生锈
像一个失语很久之人
放弃了表达
是否真就如此呢
今天我擦拭它的时候
听到了几丝压抑声响
我发现——
所谓的沉默
竟然是一种
令人心碎的假象
 
 
梁祝

每次弹到梁祝的第一个音符
我都莫名的心碎
我知道这是吉他在搅动一潭深水
如同捉弄着命运
低沉
再低沉
可是它不会让你停下来
你得走,不想走就驮着沉重爬
爬上去,看一条命
一次次掉下谷底
慢慢——
摔碎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探索诗歌,2017-4-18 13:01,荐稿编辑:小陶)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