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息

老白
天刚亮,父亲的电话来了——
“咱家的地升值了,
两万元变成三万元了。”
“......你要想办法,
把咱村的那几个人保出来!”

这突然多出的一万元
好像是拘留的利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17-4-15 11:48 ,荐稿编辑:梁树春)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