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郁的样子

钟磊
马云说:“十年的中国把我变成这个样子。”
我看明白他的样子,像皮影戏中的一个个小傀儡,
在一块破布上抖动,底色是中国白。
我说:“五十年的中国把我变成一个知天命的人。”
我已经明白,王朝还是老样子,
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把指鹿为马典故点开,
点开赵高,也点开司马迁,在公元前99年的宫刑中看见自己的样子,
在每一个带血的早晨写好如下诗行,
“冬至后,在窄窄的一张工资条上计算月收入,
岗位工资:1350元。岗位计时:1190元。工龄工资:230元。
奖金:0元。独生费:0元。提租:14元。
养老金:363.41元。公积金:364元。
失业保险:45.43元。医保:103.81元。”
我除了排列好上述清单外,还在每一天里保存好这些古老的忧郁,
再用古老的忧郁把诗行揉成一团。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流派群组-干预主义,2017-4-20 14:29 ,荐稿编辑:冷铜声)
流派网周刊网回目录